摘要:张弢,海创链CEO、海创汇合伙人。2018年创办了海创链,作为海创汇打造的区块链科技生态平台,海创链更像是一个围绕区块链领域的资源聚合平台。主要在人才培训、区块链实验室、区块链孵化器、区块链基金、创业链应用五个版块开展区块链科技生态链接。

关于区块链的未来、关于传统企业出路,我们来听听海创链CEO张弢对区块链技术以及应用落地的见解。

海创链CEO张弢:海创链未来会打造出更多区块链行业独角兽-「链体科技」-链体讯区块链网
海创链CEO张弢

提问:张总,您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在IT方面,技术方面有很好的理解和嗅觉,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区块链,并且什么时候决定去做区块链方面的探索的?

张弢:最早我是在海尔的IT部,专门负责IT系统建设和项目管理。我当时负责海外信息化,好几个海外公司的软件系统都是我帮着去做的,包括规划、设计、实施、上线。海尔有很多好的企业文化,其中有一个就是鼓励员工内部创业。我们称之为海尔的小v。越来越多的小v创业之后就需要一个平台来承接,最终我们选择成立一个创业平台部。因为当时我对投资和创业这件事情是比较感兴趣,所以我们几个人最早就开始做了一个创业的线上平台叫“海立方”。“海立方”做出了一定的影响力后就把它从一个项目独立成一个部门,也就是海尔创业平台部。之后除了线上平台还有线下的孵化器,我们又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国内孵化器业务由我负责,后来我们创建了很多实体的孵化空间,整合了很多创业资源,也参与了一些创业项目的投资。

2017年,我参加了一个投资人峰会。在那个会下,很多的天使投资人跟我说,你去关注一下区块链。我们做天使投资,投了很多项目,都存在投资周期长、回报周期长的问题。我就去研究了一下区块链,投资肯定是站在未来看现在。研究了区块链之后,因为我是IT出身,本身就是学计算机网络技术的,我一看就觉得这个东西太有需要了,更是对原来我学的整个网络架构的一种颠覆。因为这里面融合了很多的技术。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它是真正把去中心化的组织形态实现了。这也是我们在研究创业平台的过程当中一直在追求的,就是如何把一个大的公司、集团公司变成若干个小微创业单元,小微创业单元既有活力又乱而有序。我们就把叫做新的商业形态,这种新的商业形态应该不是现在的公司制,这个是特别打动我的一点。

公司已经诞生了400年,如果说真的有一种去中心化的新的自组织的形态存在的话,而且也已经实践成功的话,我觉得有可能未来的商业设施和公司会被这一类组织所取代。

提问:这就像海伦凯勒对未来的预判,所以您选择了ALL IN ?

张弢:对,我一看之后就非常兴奋。我是搞IT的,我看到很多新的技术出来了,很多传统技术被整合起来了,就像积木一样的排列组合之后我搭出了一个新的物种,再加上从社会治理形态上,我觉得这代表了未来。我觉得这个东西一定要去做,用传统投资的方式去做还不够直接,所以说我干脆自己跳进去,我跑到这个赛道上。然后我就创立了海创链,正好海尔有这样的机制,员工发现比较好的新产业机会,鼓励员工去尝试,所以说公司这边也投了一笔钱,我自己也拿出了一些钱成立一家公司叫海创链,就做区块链方面的一些布局。

提问:您之前说过海尔集团很早就用区块链设置的思想做了企业内部创业。你可以给我们讲一下当时在海尔的时候如何利用区块链进行改造的?

张弢:海尔做自组织形态的时候还没有区块链这个词。它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组织形态是不谋而合的。我们很早就在提自主经营体,每个部门应该有自主经营意识,后来又衍生到了利益共同体,让很多同一个目标的人,共同的组织单元聚合到一起,再到后来衍生出了小v创业公司。这个时候,海尔一直是沿着去中心化、去中介化、自组织的方式去做的。从管理上来讲,张瑞敏2005年提出了人单合一的管理模式,一直到现在。这是比区块链是要更早的。

提问: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海创链当时创业的背景,项目介绍,还有2018年到现在有什么样的成就和进展?

张弢:海创链诞生之初在我看来就是做两件事。第一,整合优秀的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这样的数字技术企业,整合起来之后是为传统行业和实体企业去做区块链长远的落地和应用。总结起来,一是产业链的创新中心,二是区块链的创业加速器,三是区块链人才的培训。这三个方面是我们主要的三大任务。

提问:海创链成立至今,有一些什么成绩,落地的案例是什么?

张弢:虽然我们成立时间比较短,但是我们取得的成绩是不少的。第一,我们拿了几项专利技术,软件著作权等等。还有我们已经孵化了15家企业,累计服务、培训过1000多个这类创业项目,服务人次超过1万人以上。

第二,本身我们做产业链创新中心。我们做了十大场景的落地方案,涵盖金融、农业、物联网、电子政务、文娱版权等等。我们从孵化项目角度和区块链落地应用,都做了很多尝试。

提问:目前孵化的项目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张弢:比如链体科技COT项目,这是由几个拥有十几年经验物联网领域的专家联手发起的项目,他们曾经做过白酒的芯片,二代身份证的芯片。我们在他们做区块链项目的过程当中帮助他们对接了很多区块链项目。现在他们在做的项目是如何把物联网技术和区块链结合起来,比如数据采集完了之后,用区块链进行加密和隐私。还有把更多设备之间的边缘计算工作、运算的结果放到区块链当中进行安全保护。这也是不同数据之间的传输。这等于把物联网的特性与人机之间或者现实社会和数字社会之间打通。数字社会之间是用区块链去做的,这样让数据更具可信任性。也可以更突出资产的价值。

我帮这个项目介绍了很多,比如帮助海尔洗衣机做FID芯片;帮忙介绍了生物医疗冷柜项目,这个项目他们在做疫苗网的时候,就可能会用到他们的芯片技术,在每一个疫苗流转过程当中,被拿或者是取的时候,都可以自动识别出相关信息,把数据上传到云端,记录到链上,这样可以保证疫苗的一致性和安全性。

提问:未来海创链的愿景是什么?是做一个什么样的平台?

张弢:海创链的愿景是做开放的区块链孵化和加速平台。我们要让区块链技术融合更多的像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这样的技术,融合更多的技术之后为实体企业、实体场景进行赋能。它要让这种数字经济技术和实体经济进行有效的融合,促进实体业务、实体场景的发展。所以我们会孵化更多的创业公司,通过给他们更多资金、技术、运营、市场的支持,给予更多的区块链创业者可以有一个加速发展的过程,尽快打造出区块链行业的独角兽。

提问:目前很多大的平台或者是海尔这样的大企业都注重内部的风口的创新创业。相对来说BAT这种巨头也在布局区块链的方向,包括银行方面,您觉得相对来说海创链的优势在哪里?

张弢:我觉得第一是产业不一样,海创链更了解实体经济,也更知道数字经济会对实体经济带来怎么样的提升和促进。第二个,我们本身是做投资孵化出身的,可能对商业场景敏感度很强,以前我们每年要看一千多个创业项目的BP;还有对创新项目如何来帮助它去孵化和加速,我们也是比较有优势一些。

提问:您认为当前DAPP是不是区块链最容易落地的应用场景,区块链应该如何落地?

张弢:DAPP落地的应用场景要分情况。如果需要高并发、高效率、大量数据进行传输或者是存储,那么区块链优势不明显。区块链更好的是去解决小而美的问题,像我们一些个性化的数据运营,在某一些特定场景下,可能会需要使用区块链解决数据确权,解决数字资产交易等等的问题,这是区块链的优势。

我觉得区块链的爆发不是DAPP,而是链。如果说你把区块链当做一个操作系统,不会像安卓或者是IOS那样只有一款或者是两款操作系统统一整个互联网世界。我觉得区块链会有若干个操作系统,每个操作系统都有自己的特点。因为物联网的数据量要比现在互联网上的数据量不知道大多少倍,这个时候不是一款操作系统就可以解决的,而且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解决信息处理的问题,更多是要解决价值传播的问题。这个时候会有无数的链,每个链去解决某一个场景下的问题。比如有的链就是解决我们今天跟会议有关的问题,有的链就是解决我们家里智能家居设备之间的数据问题,还有另外的链解决航空公司订票的问题。不同链解决不同问题。

提问:最近Facebook发行了Libra,央行也要发布数字法币,您如何看待这些大的巨头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张弢:第一,我觉得央行和Facebook发行的数字货币更多是解决跨境贸易的问题。因为它确实更加便利,而且央行这么做也是好事,因为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过程当中会比其他国家快一些。如果说这个东西真的推出,我们作为企业方如果要进行某一种跨境支付,就可以采用央行的数字货币,先把人民币兑换成央行的数字货币然后直接支付。但是如果没有央行数字货币,只有Libra,那我还要把人民币换成Libra认可的货币吗?比如美金,再用美金去兑换。所以这肯定是人民币国际化是有一些帮助作用的。当然,你这里面会出现很多问题,那就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只要初心是好的就可以了。

第二,巨头对区块链的尝试要让社会大众更加正确的认识区块链。目前大众对区块链认识更多的还是认为区块链是一种币,但是大家并没有认识到区块链是一种网络技术,是一种计算机技术。数字货币是用某一种计算机网络技术去定义出来的带有加密属性的一串代码,他选择了区块链技术,也可以不选。比如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也可以做数字货币,但是它并没有用区块链。区块链更加安全、透明、可信任。所以技术本身是没有罪的,巨头的作用是让我们的行业加速落地,让我们的大众、让我们的主流社会可以正确看待区块链技术,这是一个本质问题。

提问:海创链目前的战略规划是怎么样的?

张弢:我们海创链上周刚刚发布了新的战略计划。第一个是“无边界计划”,让区块链技术和人工智能、物联网、5G这些数字技术进行融合,与实体企业进行融合,打破原有的边界。第二是“共识50计划”,因为海创链在青岛已经做得不错了,我们现在要在全国找50个孵化器合作伙伴,帮助它输出海创链对区块链人才培训的标准化的服务,协助它去构建当地的数字经济生态,就像当年我教移动互联网给好多人一样,起码要让这些孵化创业者先去了解区块链技术本身所能带来的东西。第三是“千锤百炼计划”,我们要给区块链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服务,无论是链群架构还是金融资本对接,还是实体场景的应用,要给他们提供更多这样的机会。帮助他们渡过区块链现在很难落地的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