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三个部分讨论:首先讨论复杂经济学,然后讨论复杂网络组织,最后讨论社群组织的本质和经济学结构。

首先我们讨论复杂经济学理论,这个概念是由美国圣塔菲研究所的著名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所提出的,他是斯坦福大学最强千年的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熊彼特奖”的获得者。

作为圣塔菲研究所的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复杂科学的奠基人(圣塔菲研究所对复杂科学有着巨大的贡献,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夸克之父马瑞.盖尔曼与乔治.考温所建立的通过跨学科的方式研究复杂性科学的研究所)。

后来阿瑟因成绩突出还获得了首届“拉格朗日奖”(由比利时皇家科学院办法的奖励对世界数学知识有接触贡献的学者),而他的主要贡献就是通过正反馈机制的研究,提出了基于“收益递增定律”为基础的复杂经济学思想。

简而言之,所谓复杂经济学就是将经济视为不断自我计算,不断自我创建和自我更新的动态系统。与新古典经济学强调静态的资源配置和一般均衡理论不同,复杂经济学强调偶然性、不确定和“一切变化皆有可能”的理念,是一门以预测、反应、创新和替代为基础的动态经济学科。

正因为复杂经济学的特质,我认为理解数字经济尤其是基于网络的经济(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区块链),都得基于复杂经济学的范式,否则就没办法理解其本质。

限于篇幅所限,我们在这里不相信阐述其理论背景(推荐大家去看布莱恩.阿瑟的《复杂经济学》一书),我们只讨论一个点就是复杂经济学认为经济是不均衡的系统,而随着经济世界变得更加不确定,更加基于生物的演化思想而非牛顿式的连续性理论,复杂经济系采用一种更加开放和动态的包容体系去看待经济的变化。

正因为如此,复杂经济学正在慢慢的走向经济学尤其是数字经济研究理论的中心。只有通过复杂经济学的范式,承认非均衡(或者叫动态均衡)的存在,才能处理和理解数字经济学中的创新,演化和价值等问题,所以我将数字经济学定义为“创新者的经济学”。

我的工作核心也是作为“创新者的经济学家”的角色来为数字经济的创新们提供理论和思想的工具,而不是作为传统经济学者来研究纯粹书本的理论和各种复杂的数学模型为主。

基于复杂经济学的社群组织(DAO)分析-链体讯区块链网

然后我们讨论复杂网络,基于复杂经济学的观点,区块链中的共识社群组织可以定义为一种复杂网络,因此必须从网络经济学和复杂经济学的角度理解社群网络组织的概念,尤其是网络与市场和企业的差异。

事实上,对于网络的两个基本误解是:

  • 第一,将网络和市场的概念混同,从而导致了用市场经济的逻辑讨论网络经济。
  • 第二,将网络和企业的概念混同,从而导致了无法理解网络社群和企业之间的差异。正因为这两个误解,导致了很多区块链的创新者对如何进行社群组织进行管理和运营的失控和失败, 也导致了区块链领域的项目投资人无法正确的把握项目的价值,因此需要从理论上梳理出相关的结论来。

首先讨论网络经济和传统工业经济的差异,我们如果把工业时代的经济环境和网络时代的经济环境进行比较,其中最大的差异在于:工业经济是同质化的,也就是经济系统中的要素需求基本一致,消费者的需求也基本一致,因此经济系统形成的是规则的网络;而网络经济则是异质化的,也就是经济系统中需求多样化,充满了不确定性,因此网络经济中所形成的就是混沌的经济系统。

这里就介绍两个基本网络经济的模型:

  • 一个是由应用数学家和社会学家邓肯.瓦特与应用数学家斯托加茨在1998年定义的小世界网络模型;
  • 一个是由曾经撰写过《链接》的著名网络理论研究学者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提出的无尺度网络模型(他同时也是美国东北大学复杂网络研究中心主任以及网络科学学会的创始人)。

限于篇幅,在这里只给大家介绍下一个基本经济学的结论和逻辑,就是在这两种网络经济模型的逻辑下,经济运行效率得到了提升,而交易费用则大幅度下降:小世界网络的最大优化的逻辑,是用信息透明和熟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建立起了新的经济模型,在实现同等效率的前提下,降低了交易费用,主要是一种随机性的经济学模型;而无标度网络则构建了一种基于复杂网络的自由经济秩序,这种秩序一方面具备随机网络的自由经济秩序,另外一方面则具备了一种基于规则网络经济的效率优势。

当我们将所有的组织群体(家庭,市场,企业和狭义上的网络)都当作广义的网络的一部分时,无标度的网络模型就是在这些网络模型组织中最复杂和完善的经济模型。

简而言之,小世界网络模型解释了数字经济中目前网络经济效率为何降低了市场交易费用的基本逻辑,也就是通过信任和信息的透明化降低交易费用。

而无标度网络则解释了未来的区块链网络经济的基本逻辑,就是构建一种基于广义的自由经济秩序(对应了区块链经济模型的分布式网络)以及基于技术契约的分布式组织秩序(对应了区块链经济中共识机制以及智能合约)。

最后我们讨论社群组织结构,我们在这里重点讨论的是基于区块链共识的社群组织(DAO)。在理解了区块链的社群网络结构是基于自由经济秩序和契约经济秩序之间的规则之后,我们可以将社群网络理解为一种既具备市场的自由交易的效率也具备企业的完成特定合约功能的综合结构。

区块链网络基于点对点的分布式合约,达成了一种以共识为核心的信任关系,一方面超越了市场经济中的陌生人关系,降低了交易费用;一方面也扩大了原有互联网中的基于熟人关系的社群网络的边界,这两个原因就是区块链经济中社群网络组织(DAO)交易费用能够大大低于传统市场经济,甚至低于现有的互联网经济的基本学术逻辑。

基于复杂经济学的社群组织(DAO)分析-链体讯区块链网

社群网络组织(DAO)在共识机制和分布式网络的共同作用下,成为一种介于产业和企业的存在,一方面以分布式网络实现了资本的高效率分配,以及解决了信息的不对称问题;另外一方面,通过共识机制建立起超越简单熟人关系的信用体系,从而能够形成以共享经济(或者叫分享经济)的新经济模式,从而打破了新古典经济中关于企业和市场关系的一系列限制,创造了新的组织结构。

那么,这样的组织结构如何定义呢?

事实上我们在现有的数字经济中已经接触了相关理论,由于网络的结构是一种随机自发的秩序和基于契约的秩序的结合,因此社群网络组织结构也应该是二者的结合,符合这种结合的两种基本模型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就是平台和商业生态。

所谓平台,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指的就是的各种双边经济模型形成的网络组织,比如电商平台,内容平台,社交平台等等(如京东、头条、微博等)。这种平台型组织提供了一种大规模的满足定制化需求的网络,形成的是一种以明显的中心为突出特征的经济模型。

这种平台组织通过提供类似工业化时代的大规模定制的服务和功能,来降低平台的参与各方的成本,本质上在于通过提供一种基础设施,使得其他功能能够在平台上形成差异化的服务和定制化的产品。

基于复杂经济学的社群组织(DAO)分析-链体讯区块链网

所谓商业生态,构建的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组织结构模式,商业生态形成的是一种基于涌现和生成的报酬递增经济模型,也就是经济要素从专属变成了共享,而生态中的各方基于共识形成了不同的契约机制,这些契约机制能够通过智能合约自动化的完成相关的交易,记账,传播以及价值分配的过程。

限于篇幅,我不在这里具体讨论商业生态的理论模型,而是直接给出一个结论就是未来社群组织的竞争就是商业生态和价值网络的竞争,不同的商业生态是基于不同的共识(价值主张),不同的价值主张构成了不同的价值网络(区块链社群DAO)。

因此未来的竞争就是动态链接的商业生态之间的竞争,比如我们看到目前的BAT所形成的竞争态势本质上就是商业生态而非单一市场的竞争,同时在多个领域发动无差别的竞争和价值网络的重塑,就是商业生态竞争的特质。

基于复杂经济学的社群组织(DAO)分析-链体讯区块链网

事实上,我在这里用竞争一词其实并不准确,在未来的商业中并不存在现在商业市场中所理解的针对的“竞争”的概念(即通过对标对手和打垮竞品来获得市场空间);而是每个商业生态都在不断的演化,而演化的过程中由于其生存和适应能力更强,其价值网络更有效率,产品和服务更有价值,从而获得了继续生存的权利(也就是竞争的胜利)。

简单的说,我们要用演化论的思想看待未来的商业生态之间的关系,商业生态们提供服务和产品而优胜者生存,失败者自然消失——这就是商业生态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并不是因为你的竞争对手有多强而使得你被淘汰,而仅仅是因为你不合适就被淘汰,更残酷的是你越在你的商业生态中发挥出你的优势,你被淘汰的速度越快,这就是基于创新的网络经济的竞争本质(关于这个部分内容我们会在未来关于创新理论的讨论中再阐述)。

这种面对残酷竞争环境的自然选择过程,就好像刘慈欣在《三体》里所提及的那种文明之间的战争场景,商业生态之间所在进行的就是一种无声无息的,以生存为唯一目标的,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演化过程,关注竞争对手毫无意义,因为就连整个商业生态都可能被淘汰掉而失去生存下去的可能,这是数字经济领域的组织竞争所面临的真相。

最后再补充一点内容,就是我们得到了区块链经济中的社群组织(DAO)的本质就是平台和生态,那么它们在区块链经济中对应的是什么呢?

以现在的区块链经济来说,可以下这么一个判断:交易所就是平台,而公链是生态。前者提供的是价值交易的平台,使得基于不同价值的数字货币能够在不同的平台中形成价值。后者提供的是一整套商业生态系统,为一系列应用服务和解决方案提供基础的商业和技术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和生态并没有孰优孰劣的关系,更不具备相互包含的关系,只不过是依据目前所形成的网络经济结构的不同,以及在整个价值网络的形成的角色不同,我们是在这个基础上去定义的。

交易所提供服务和产品的逻辑是相对中心化的,而公链提供服务和产品的方式是相对去中心化的。

当然,不排除未来交易所越来越去中心化(最近被大家关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显然就提供了这么一个思路和逻辑),而公链变得越来越中心化(目前的公链所提供的功能还是比较底层的,但是未来可能变得越来越专属),

因此,用动态演化的逻辑看待数字经济中的主体性质的变化,也是非常重要的思路.

总结下,我们这一讲中主要讨论的是价值互联网的经济模型以及社群(DAO)的经济学模型。我们先介绍了复杂经济学理论,为大家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思想源头,然后讨论了复杂网络结构以及模型,提供了两种基本模型(无标度模型和小世界模型),最后我们讨论了社群(DAO)的本质就是一种符合复杂网络结构模型的组织,区块链社群(DAO)应该能够同时完成极低成本的市场交易以及基于共识契约的类似企业的共同规则行为,因此我们用了“平台”和“商业生态”的逻辑来理解了社群(DAO)组织,并得出了交易所是平台以及公链是商业生态的结论。

最后,我们补充了一个我们一直强调的观点,由于数字经济学是一门正在成长和迭代的学科,所观察到的经济现象也在不断演变,因此我们要用一种演化的思维去看待经济现象,而不是得到一种静态的结论。